點擊關閉

北京美麗鄉村建設中部分村莊只見規劃不見“師”

美麗鄉村,規劃先行。編制規劃是2018年北京市美麗鄉村建設的重頭戲。按部署要求,年底前,需完成全市1107個美麗鄉村的規劃編制。北京市規土委近日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,目前已完成650余個,接近目標的60%。

為做好美麗鄉村規劃設計,北京市先后發布了《實施振興鄉村戰略扎實推進美麗鄉村建設專項行動計劃(2018-2020年)的實施意見》和《關于征集規劃師、建筑師、設計師下鄉參與美麗鄉村建設的倡議書》。《意見》和《倡議書》明確要求,“承擔規劃編制任務的規劃師要駐村并深入實地調查”“充分征求村民意見”“要因地制宜、一村一策”。市規土委組織的1200余名規劃師應征下鄉,成為本市美麗鄉村規劃設計的重要依托。

本報記者近日隨機走訪了20余個村莊,發現一些規劃師正深入村莊加足馬力做規劃,但也有近半數村莊的村民表示只見規劃不見“師”。

人不下村留下笑話

編制設計規劃是美麗鄉村建設的第一步,鄉村規劃師駐村、深入調研、充分征求村民意見建議,是本次規劃師下鄉設計規劃的基本要求。《意見》下發后,各區積極動員部署,對鄉村規劃師駐村、調研、方案做了具體要求。比如,昌平明確要求“規劃設計單位至少駐村一個月,充分征求村兩委及村民意見”,“對規劃設計方案進行充分論證,評分不足80分的,堅決打回去重新編制”。

然而實際情況卻不盡如人意。

10月17日中午,記者來到平谷金海湖鎮洙水村,在洙水小學舊址附近詢問了十余位來往的村民,大多數表示沒聽說過該村列入了全市美麗鄉村規劃建設范圍,更沒見過鄉村規劃師,也沒被征求過意見。“村里是在做美麗鄉村規劃設計,規劃師來過幾回,有沒有對村民做過調研,是否駐過村,這些不太清楚。”洙水村黨總支書記王學永說,“我們村的方案上交過一次,據說沒通過,現在正在做第二版。”

在平谷鎮趙各莊村,村民們的回答也大致一樣。該村規劃方案已于8月份完成,而在該村哆來咪幼兒園附近,記者問起美麗鄉村建設的事,有幾個村民表示聽說過,但從來沒見過規劃師進村,也沒被征求過意見。但村民們對美麗鄉村這事倒是很感興趣,“哪里來的規劃師?”“怎么規劃的?”“會不會有拆遷?”村民們紛紛向記者打探。

大興采育鎮北山東村更是傳言四起,在村里主干道經營一家小賣部的李女士說:“鄉村規劃師這事,微信圈里傳得火熱,有說要給我們蓋別墅的,有說要統一做美化的,具體哪種說法是真的,我們也很迷糊,沒見過什么規劃師。”而就在最近,北山東村的規劃方案已經完成通過。

在昌平興壽鎮辛莊村,聽記者說起美麗鄉村的事,有幾個村民說看過報道,但并不知道辛莊村也已納入建設范圍,更沒見過規劃師入村。“村里正忙著拆違規大棚房,這是要建美麗鄉村?怎么個建法?”一位姓唐的大姐還反問記者。延慶一位村民還爆料,“聽說有的設計師沒來過村里,規劃方案都是根據網上資料做的,有的甚至把村里種植的特色農產品都說錯了,鬧了不少笑話。”

從記者隨機調查的20余個村莊來看,約有半數村莊的村民表示從來沒見過鄉村規劃師,這與《意見》中要求的“充分征求村民意見”相去甚遠。

靠雙腳才能走出好方案

規劃師能否駐入村莊、深入考察研究,能否雙腳丈量村里的每一片土地,是決定規劃成敗的關鍵。

背靠圣泉山、毗鄰懷沙河的懷柔區橋梓鎮口頭村,目前沒有像樣的產業,全村指著圣泉山景區的散客,開農家樂或出租房屋,日子還算過得去。“但留不住游客,就一頓飯百十來塊錢的買賣。”村里希望借著這次美麗鄉村建設,提升文化旅游產業,帶領村民致富。

設計師團隊從項目確定起,前后十多次駐村踏勘、測量、調研,了解地域優勢和現有旅游資源。最終提出引入社會資本開發圣泉山,建設禪修風格的高端精品酒店;同時,騰出村中三處600余年的明代老宅“曹家大院”,修繕后作為文化館向游客開放。一棵600多年的老槐樹也規劃成了景點,還利用依山傍水的優勢,引懷沙河水入村,打造水穿街巷景觀,在村周圍打造一片四季花海,引進品牌休閑連鎖店,吸引游客、留住游客。

“規劃方案聽起來就著調,村民們都贊成,沉睡的旅游資源被激活了,景區檔次大幅提升,不愁留不住游客。”村支書翁順利說,“還是他們專業,規劃師不駐村,不深入調研,沒有經驗,做不出這樣的方案。”

延慶區張山營鎮后黑廟村,地處北京冬奧會延慶賽區所在地,距離賽場直線距離只有5公里,由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的設計師負責規劃。

“規劃師先后十多次駐村,最長的一次在村里住了一周,測量、踏勘、調研,向村委會、相關企業和村民反復征求意見,我們都看在眼里。”在后黑廟村第一書記谷天碩眼中,這次來給村里做規劃的設計師認真細致,而且方案也很接地氣。主題就是怎么借冬奧會的東風,提升村里的民俗游。村里有5家老宅子改造而成的精品民宿,還有葡萄產業園供人采摘,鎮域內有龍慶峽、玉渡山、松山、古崖居等景點,這回規劃主要是提檔升級。

說起向村民征求意見,村民霍艷琴印象特別深刻,“當時,十多位村民代表聽了設計方案,說得挺細的,記得說要建街心公園、污水處理站,我們都覺著挺好。”而在此前,村里大會小會也都說過鄉村規劃的事兒,村民們都很關注,最終也提交了讓村民們滿意的規劃方案。

北京工業大學城鎮設計所負責門頭溝區妙峰山鎮炭廠村的規劃,為了把規劃做好,規劃團隊先后12次到訪炭廠村,駐村近1個月,挨家挨戶訪談調研。為了讓村民個個都能看懂,規劃師們將產業規劃、道路交通規劃、村莊風貌引導等村民關心的內容制作成簡單易懂的規劃簡本,規劃初步成果也以海報、宣傳冊等形式在公共空間進行展覽,有的還畫成了老百姓易懂的漫畫。村民們想說、愿說,看到自己提的問題在規劃中被落實,對這份村莊規劃接受度也高。

鄉村規劃不是一錘買賣

“工作量大,時間緊,規劃難以盡善盡美……”此次采訪中,很多負責相關工作的基層干部和規劃師都表達了類似的看法。

市規土委組織的鄉村設計師報名截止日期是5月3日,很多規劃團隊5月中下旬就已下鄉工作,7月份就拿出初步方案。截至目前,規劃編制已經完成650多個,前后不到半年的時間。個別沒有完成規劃編制的區,甚至提出了美麗鄉村建設“百日攻堅戰”的突擊行動。

平谷區趙各莊村的規劃方案雖已完成,但8月份新上任的村支書李慶峰,總覺得還缺點什么。

“現在的規劃方案在村容村貌、鄉村環境提升上會有很大的改觀,但沒有考慮如何帶動村民致富,如何做出趙各莊村的特色,與一村一策的要求有距離。”記者近日突然到訪時,李慶峰正在辦公室的一張大白紙上畫自己心中的村莊規劃草圖,“我們村就在洳河邊,離城區近,平時來洳河邊散步、采摘、吃農家飯的城里人不少,但沒有停留休閑的場所,如果村里能引進洳河的水,建成南方的徽派風格商業休閑街,臨街農戶開店,背街農戶打工,前店帶動后村,做出特色,應該能讓游客駐足。”李慶峰畫的草圖中,不難看出他對目前規劃方案的遺憾。

“半年做一個鄉村的規劃,按說不是沒有可能,而現狀是鄉村規劃要與全市總規、分區規劃結合起來,有的分區規劃還沒完全定稿,鄉村規劃同步進行,且很多團隊同時負責好幾個村的設計規劃,要確保每個規劃都出新出彩,難度不小。”一位規劃師坦言。

“我覺得這是個長久工作,不是運動式、一蹴而就的項目,需要熱愛鄉村的有專業能力的設計師長久、穩定地對一個村或者幾個村做陪伴式的設計。”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名譽院長崔愷院士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。

崔愷院士說,從歷史上看,大凡美麗的鄉村以前都有鄉紳和當地的能人,他們精心打造自己的房子,使之代代相傳,成為有歷史價值的鄉村遺產。

而如今很多鄉村的衰落,也是因為缺乏人才和經濟條件,年輕人都出門了,村子里面留守的人老的老、小的小,很難有能力改變現狀,鄉村很難復興。“有些部門在鄉村建設和發展方面著急,希望兩三年內就能扭轉這種局面。我認為其實急不得,應該更有序的用機制創新,使所有的鄉村而不只是樣板村、試點村得到真正的改善。”

“鄉村規劃設計師應該有歷史責任感,這不是簡單的商業行為,應該帶著公益之心,帶著情懷來做鄉村規劃,要深入鄉村,了解鄉村,要有長遠考慮,今天的規劃,就是明天北京鄉村的整體面貌,要對得起未來。”崔愷院士表示,規劃師不深入村莊,不深入村民,很難做出符合鄉村特色的好方案。

“鄉村在長期的發展中逐步形成了有機的格局和社會關系,如果簡單機械地進行規劃,不僅會失去這種有機性,也會破壞熟人社會的依存關系,特色和豐富性無法保證,這方面有很多教訓。”崔愷院士主張,應該根據農民的真實需要來進行陪伴式規劃。比如村里老人多,就需要有個養老院;有的村子大家都各忙各的,還有外來人員,關系疏離了,就需要建個社區活動站來促進交流;有的村可能有一些老建筑、老樹,應該把這些老物件留下來,老百姓的鄉愁就會有寄托之所。“鄉村的文化如果能回歸,農民對自己的家園有長久的信心了,就會主動改善自己的生活,整理好自己的村子,這樣美麗鄉村建設才能得以持久。”

“目前的規劃只是一個開端,美麗鄉村建設還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,希望有更多懂建筑、懂設計、懂規劃、懂園林的人深入鄉村,持續從事這項事業,打造出真正的美麗鄉村,打造出城里人愿意停留甚至愿意返鄉的美麗鄉村,到那時,才談得上美麗鄉村建設基本建成了。”崔愷院士說。

 

 

 

本站申明:網友閱讀本站內容,視為認同本站協議,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
標簽:北京美麗鄉村建設

發表評論

最新評論

13458 02679怎么换着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