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关闭

庄慎:最后留下的是真正喜欢建筑的人

“先来后到”是《临时》己亥猪年的专访计划。

“先来”重在追寻前辈建筑师真实的思想根源。

“后到”呈现的是后辈建筑师此时的所想所做。

先打下“基本功”,再热爱建筑也不迟。

临时工:学生时代接受的建筑教育和现在相比有什么不同?

庄慎:那时候设计教学是绝对主导,现在的话似乎更多元化,理论教学甚至更像主导,但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教学碎片化。我们读书的时候,接触的思想与其说是“理论”不如说是“历史”。没有像现在这样大量的理论、研究?#25512;?#35770;。当时老师教设计就是改图喽:入口怎么做、台阶怎么做、空间怎么做,非常?#23548;?#30340;东西。我现在教书就觉得设计教学明显就弱,基本功没有那么重视了,理论比较强。同学们的工作量实在太大,把他们的时间?#25216;?#25481;了。也很折磨人吧,让很多人失去?#22235;?#24515;和兴趣。当时我们虽然工作量不大,但?#23548;?#25216;能反而更加扎实,而且有大量时间自学和琢磨设计。我觉得体力活是不会有太大收获的,只会把自己搞得很疲?#25237;?#32570;乏自己的思?#24049;?#26377;兴趣的?#36739;頡?/p>

临时工:“基本功”和“思想”哪个更重要?

庄慎?#20309;业比?#35273;得现在的学生眼界会更开阔。从视野广阔?#21462;?#24605;想?#29616;取?#25216;能和手法方面等等肯定是高出我们那个年代的优秀学生。但问题是为什么反而现在年轻人会觉得很焦虑,?#23548;?#24037;作的时候会摸不着东南西北呢??#27604;?#29616;在同龄人的竞争?#19981;?#26356;激烈,?#23548;?#24037;作的时候碰到的问题还是基本功的问题。我们当时?#21451;?#26657;进入工作的状态是很自然的,不会觉得有任何障碍,也没有纠结的地方。现在有了这个问题:?#21451;?#26657;到事务所后,发现要经过?#27426;?#26102;间的培训才会画施工图,学会项目管理等,甚至时间非常长。

临时工:可是当一切太理所?#27604;?#30340;时候,就不会去想这个事情的意义是什么了吧?

庄慎:对。所以我们当时的同学,目前为止留在设计行业的我想是?#27426;?#20102;。可能很多变成?#35828;?#20301;的领导,或者机构的管理者,不用再去想建筑设计这件事情,或者早就转行干别的事情。刚刚接触建筑的时候肯定会想:啊!设计是多么好的事情!现代主义的理想是多么牛?#30130;?#25152;有学生开?#32423;?#26159;这么觉得的。我们现在这个岁数的人,还有多少人是非常热爱设计的呢?我想是非常少了。?#38381;?#20010;东西就是一个技能的时候,进入这个行业会很快,退出这个行业也是理所?#27604;?#30340;,你对建筑学热情的持续下降?#19981;?#24456;快。我很好奇的是?#33322;?#22825;建筑行业的年轻人能坚持多久?他们拥有了更广阔的视野,在现实的情况下有多少可?#28304;?#27963;下来呢?最后留下来的,不是那种“坚持”下来的人,而是真正喜欢建筑的人。

临时工作为事务所的老板,会欣赏怎样的年轻员工?

庄慎:建筑作为一个职业的话,显然是非常?#37327;?#30340;职业,经?#27809;?#25253;似乎也越来?#38477;汀?#22914;果要是?#38469;?#29305;别好的员工?#19994;比?#21916;欢了,如果?#38469;?#22909;又热爱建筑那我肯定更喜欢了。但是你热爱建筑基本功不好的话那我根本也不要,热爱建筑的人多了。文艺青年我更不要,想的完全就是虚无缥缈的那些事情,不会有远大的理想。

临时工:对于今天的“公众号”、“论坛”、“讲座”等活动有什么看法?

庄慎:有些人喜欢凑热闹,参加各种“趴体”、各种演讲,但这些信息都是碎片化的,现在的困难不是信息获得的少,而是太多了,不知道怎么来选择,和自己融?#26174;?#19968;起,能够进入?#29616;?#21464;成系统的一种东西,只是沉浸?#25945;?#39564;的信息一点用没有的。但是信息不负责教育,它只负责流量,就会忽悠所有的人说:啊你快来看啊!我这有最牛逼的东西!快来听我这个讲座啊!快来参加我这个活动啊!快来我这场读书会啊!这些都是从自身利益的角度出发,它并不负责教育的有效性。

独立”就是发现自我的过程。

临时工:“理想”和“现实”的关系是什么?

庄慎:我比较讨厌那种站在特别高的高?#28909;?#35828;,自己做的时候就完全两回事的?#33267;?#20998;子。我在设计院工作了3年就开始做事务所,所以市场的“不干净”我也很了解,也清楚“那种”建筑学和现实之间的矛盾关系。并不是像有些人想的,做建筑?#27426;?#35201;做最纯净的东西,绝对不是这样子的。而是说,基于?#23548;剩欢?#20250;有现实因素的很多痕迹,但?#27426;?#20250;有各种创作的空间,所以?#27426;?#21487;以找到一种方式:使?#29616;?#21644;建筑学追求、工作方法统一起来。不是一个非?#24605;?#24444;的对立关系。不需要讲得很干净,做得很脏。

临时工:从设计院出来进行第一次独立,后来又开始第二次独立,动机是什么?

庄慎:从设计院出来,或者是后来再成立阿科米星,都是到了一个程度而发生的自然转变。第一次从设计院出来,并不是简单地归于追求建筑学的理想,设计院当时是特别好的?#23548;?#22330;地,年轻人进去也是会得到很大的锻炼。我这辈子做工程密度最高的就在设计院了,而且建成密度最高的也在设计院(笑)。但就是一个?#26412;?#21543;,说不出是为什么,也没有那么明确的目的。后来我们成立“大舍”的时候是三个合伙人,只有两个员工,还有一个前台……对啊为什么会有一个前台?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蛮搞笑的(笑)。一起工作的时候,大的目标和理念都挺一致。但是工作了?#27426;?#26102;间后,各自?#34892;?#36259;的?#36739;?#32943;定会渐渐认识清楚、渐渐有差异,再分开也是非常自然的。第二次独立比较理性一点,但很多也没想得那么清楚。分分合合的事情就是对自己未来的一个?#26412;?#30340;判断吧,有?#34892;?#20063;有理性成分。

临时工:理想的独立事务所状态是怎样的?

庄慎:?#28909;?#26159;“独立事务所”,它就没有一个标准。事务所这件事情?#33267;?#22836;,一头是生意,一头是自我的认同。在?#35805;?#20010;事务所里,你的事务所凭什么要给人家知道?唉!你这个人很好玩儿,或者你这个事务所很有个性。怎么样是一个好的事务所呢?我觉得还是根据自己的状态来的。做生意这件事我觉得我不特别擅长,因为我不太享受这件事情。要做的话就只能把它当工作。但不享受这个事情的话只能做到?#26696;瘛?#25105;是乐于做设计和研究的人,特别喜欢反思。并非有很多事务所能像我们一样长期?#20945;?#33258;己的方式去做?#29616;头?#27861;积累的。要把一些基本规则作为打底的东西,?#28909;?#20570;生意吧,总不能喝西北风。但做独立事务所不可能只靠这些基本的东西,不然你走不远,你会累死自己而且没有成就感。你得建立自己享受的方式,这个?#27426;?#26159;从自己身?#20808;?#23547;找的。往后走得更长远,那?#27426;?#26159;对于自己能力、性格长处的发现。

2004年参观柯布建筑作品

是时候改变了。

临时工:“建筑理想”和“建筑?#23548;?rdquo;哪个对于事务所而言更重要?

庄慎:如果有人问我怎么开事务所,我会先问你怎么?#19994;?#21040;活儿呀?这不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吗(笑)?然后才问你的建筑追求在哪里。不可能反过来?#20154;担号叮?#25105;的建筑追求是什么。那也太像剧本了吧?这两件事情是同时存在的。对开事务所的人来说,“柴?#23376;脫未?rdquo;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我一直强调?#29616;头?#27861;要统一。完全可以在寻找工作界面的同时,弄清自己的建筑学追求是什么。

临时工:对于建筑学的?#29616;?#32463;历?#22235;?#20123;改变?

庄慎:有个阶段大量建筑师在?#25945;?#22914;何把现代主义和中国建筑弄到一起。?#19994;?#26102;自己的硕士论文也是关于中国庭院。随着独立?#23548;?#21518;进入市场,会碰到很多原来的知?#30701;?#31995;无法解决的问题。我有段时间就感到自己?#29616;?#30340;贫乏:没有新的认识方法,就没有新的解决方法。后来我读了很多关于大众文化的东西,我开始去理解各种决定建筑的力量,它不仅仅是功能或者设计的需求,还包含了政治经济、生产产业、消费方?#38477;确?#38754;。所以我就想要发展新的工作方式,更加理解建筑师的位置。无形之中是在拓展自己的工作界面,同时也在?#27492;家?#21069;的建筑学知识。?#28909;?#20174;消费的逻辑来讲,空间和功能是可以切开的,?#22836;?#21495;有关系,背后有强大的社会生产逻辑。有了这样“解锁”的?#29616;?#21518;,会突然发现创作有更多可能性。我们叫“Arch-mixing”意思就是“混合建筑”的意思,这体现?#35828;?#26102;的?#29616;?#29366;态。

临时工:你们参与的项目很杂,好像不会介意项目类型?

庄慎:我们刚开始工作,还在讲习惯的美学追求的话,主要针对的项目就是传统的项目:一个美术馆啊、一个功能固定的文化建筑啊……这就是工作界面了,不会去碰很商业或者变化很多的东西。我们后来会选择主动去做这些事情,是因为能接到的活儿没有什么美术馆啊(笑)。一直到现在,我们做的大量是普通项目,没有高大上的东西。我的想法很简单:如果大家都觉得某类项目看着就是?#24935;?ldquo;狗屎”,显然抢的人少喽,同时关注也少,会觉得这个做不出什么东西。如果能动?#36234;?#20174;“狗屎”里面做得出好东西,设计师就不仅能生存,而且其实反而成就感更大。

临时工:你们的?#23548;?#20063;一直很强调“改变”?

庄慎:我们13年开始做城市的研究,关于“改变”、“空间冗余”……点点滴滴的小东西出来,我会慢慢整理,渐渐看到了一个系统化的东西,才会确定说“改变”这个?#36739;?#24456;有意思。其中?#28909;?#25105;们发现“局部”其实是可以自治的,可能改造里面会用“局部”的方式,那么新建里面可不可以也用这种方式呢?再?#28909;?#33258;然也就会发现“内部”这件事情,这是一块特别广阔的“内部”啊!建筑为什么改变?就是因为使用方式或者?#38469;?#36845;代的频率快于建筑生?#21916;?#27515;的频?#20107;鎩?#36825;些都是常识,说出来就会觉得是这样。但不去想清楚,它永远是一个看不到的常识,也不会把它转化为工作界面。我们一直在问“什么改变?#24605;?#26377;的建筑”还有“什么改变了未来的建筑”,其实?#23478;?#21547;了怎么扩展工作界面。《向拉斯维加斯学?#21834;?#20854;实就是对既有的常识进行的反思;《东京制造》也是对?#31350;?#35265;惯的土地使用方式进行的反思。中国的建设有了这么大的积累,这么快速城市化的时空压缩,它的状态?#27604;?#26159;和所有国家都不一样的。凭什么我们没有?#29616;?#30340;新东西呢?我觉?#27809;?#20135;生的。

临时工:建筑学本身需不需要改变呢?

庄慎:我自己是个行动派,有了想法就自?#27426;?#28982;会去做。我们事务所之前一年搬一次家,也是在用身体去试的。建筑学总有核心的东西,不能被消解,需要被守护,但也有需要拓展、颠?#30149;?#21453;思的东西。一个好的学界氛围就是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情,有的人维护,有的人折腾和尝试新的东西。我觉得我不适合做守护者,更适合于折腾的方式。

建筑师真的不是艺术家。

临时工:会觉得“建筑师”这个身份很特别很重要吗?

庄慎:?#23548;?#19978;是?#25512;?#20182;行业一样的,但如果要做一个事务所,我觉得还真不能这么看。有时候说不清楚:这件事情是你真的相信?还是你要自己这么相信?但是没有它是不可以的。建筑师的自我认同其实就是?#25237;?#24314;筑学的认同有关系。当你觉得它是值得做的一个学问时,自然会认同“建筑师”这个职业,会超过市场给它的定义,虽然在市场看来会觉得这太理想主义了。但如果没有这个想法,建筑学的价值就会被各种因素消解掉。很多人会消极地认为建筑文化和?#38469;?#26041;面发展的黄金时代结束了,这么想的话肯定没办法对自己的工作有认同,只好作为职业来做。你要是想有些乐趣,还是要认同建筑学会有未来,会有新的内容?#22836;?#24335;出现。有时候我?#19981;?#24576;疑它靠不?#31185;祝?#20294;大部分时间我是相信它存在的。

临时工:建筑师往往控制欲很强,如果发现成果和设计不一样会让工人重做吗?

庄慎:有时候我是可以容忍粗糙的。有一次我们发现一个轻钢结构的连杆因为现场加工精度的缘故,一头螺栓连起来,另一头却够不到螺栓预留洞口了,工人说:哎呀,那焊一下吧?最后和结构工程师商量同意后就焊一下了(笑)。我觉得要看建筑师对整体的把握吧。你在要求什么,容差到什么程?#21462;?#25105;们现在碰到的大部分项目,有时施工误差都不小,做到精确的东西要付出很多,会失去耐心,最后就算了,我们可能这点做得不大好,对自己比较宽容(笑)。尽量吧。

临时工:如果一个很坏的业主可以给你一个很好的项目,会接受吗?

庄慎:怎么个坏法(笑)?很多东西有?#30097;?#22320;带存在,但和我们的这单生意是要干净的。所以要学会自我保护,不干违规的事情。其实也是物以类聚,你做怎样的东西,就会吸引来怎样的业主,自动过?#35828;?#20102;很多不合适的人。

临时工:“建筑师”和“艺术家”的分别是什么?

庄慎:艺术家会更强调自我表达。建筑师一直是在畅想美好生活,希望用?#23454;?#30340;方式来解决?#23548;?#38382;题,把人带到更好的生活状态。因此,建筑师有自己的身份和特点,建筑的内核?#27426;?#19981;是艺术的内核,如果它的内核是艺术的内核,那它?#27426;?#26159;最low逼的艺术。我觉得好的艺术?#27426;?#26159;最酷、最?#30475;狻?#24605;想最尖锐的。但好的建筑在我看来是具有世俗和乐观精神的。

青年时期的庄慎在工地

人物介绍

庄慎是阿科米星建筑设计事务所(Atelier Archmixing)合伙?#35789;?#20154;,同?#20040;?#23398;建筑学硕士,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。此前曾任职于同?#20040;?#23398;建筑设计研究院(1997-2000)并担任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?#35789;己?#20249;人(2001-2009)。

庄慎的设计作品曾荣获诸多国内外设计奖项,包括:中国建筑传媒奖、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创作优秀奖、建设部、教育部优秀工程?#36744;?#35774;计奖、美国《商业周刊》/《建筑实录》最佳商业建筑奖、WA 中国建筑奖、英国皇家建造师协会杰出建造管理奖等,还曾广泛参与国内外重要展览,包括:法国巴黎蓬皮杜?#34892;?#24403;代中国艺术展、德国杜塞多夫当代中国建筑展、伦敦V&A博物馆“创意中国”当代中国设计展、布鲁塞尔CIVA建筑与?#38469;兄行?ldquo;建筑乌托邦”中国新锐建筑事务所设计展、上海双年展,深圳/香港城市建筑双年展,哈佛大学“走向批判的实用主义:当代中国建筑展”;波兰?#27515;品?#24314;筑双年展;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;威尼斯双年展“自由空间”;深圳坪山新区美术馆“未知城?#26657;?#20013;国当代建筑装置影像展”?#21462;?#24196;慎的设计和论文广泛收录于国内外学术期刊,包括:A+U、ARQ (Architectural Research Quarterly)、Asia Architecture、Arquine、《建筑师》、《建筑学报》、《时代建筑》?#21462;?#24196;慎曾受邀在多所大学作学术演讲,还担?#25991;?#20140;大学、东南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清华大学的客座评图教授。2014年庄慎被聘为同?#20040;?#23398;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客座教授。

衡山路890弄8号楼外立面

悦阅书店

棉仓城市客厅

本站申明:网?#35328;?#35835;本站内容,视为认同本站协议,协议详情请点击查看
标签:庄慎建筑师访谈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13458 02679怎么换着买
118平特高手论坛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乐彩网 抓码王高手论坛彩图 2o14体彩p3藏机诗汇总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深圳风采中奖条件 体彩快乐扑克3彩票通 老快3和值预测 六合神心水论坛 山西快乐十分派彩 神之恩惠2元彩票网 十一运夺金过滤 广西十一选五高手 四肖免费期 优博娱乐城网上